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湾河畔

—— 布衣教育工作室

 
 
 

日志

 
 

13岁少年不愿再替同学写作业上吊身亡(图)  

2008-04-24 19:30:16|  分类: 新闻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方网4月23日报道 崔鑫没有想到升入初中会是自己人生噩梦的开始,他最终把自己带到了天堂。

噩梦来自于崔鑫的一名同班同学。每天走进校园,他都必须面对这位同学的“折磨”。终于,在忍耐了一个多学期后,为了彻底结束自己在校园的 “屈辱”生活,结束每天帮别人代写作业的“奴才”命运,这个13岁的男孩在一个周日的午后,用打好的绳套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临走前,崔鑫表现平静,没有给家人留下任何救他的机会。他留下了一封写给父母的遗书、一封写给班主任却没有寄出的信。

13岁男孩的最后一顿饺子

“爸爸妈妈,谢谢你(们)把我养活这么大,我没法报答……我就是一个让人欺负的奴才。”

 ——摘自崔鑫遗书

4月13日,周日。因连续几天的春雨,工地停工,在新乡市一家建筑工地打工的崔俊来和妻子侯菊芳意外获得了一天的休假。

崔俊来是新乡县大召营镇代店村人。照顾父母、妻子以及儿子全家5口人的吃喝拉撒,让这个38岁的男人时常感觉力不从心。4年前,妻子侯菊芳放下锄头,和丈夫一起来到城里打工,用汗水换取一家人安康的生活。

好长时间没有在家里吃过饭了,回到家的崔俊来和妻子准备在这个下雨的周日,做上一顿猪肉馅的饺子,全家人开开荤。上次在家里吃肉馅饺子,侯菊芳记得还是今年春节的时候。“妈妈,今天就让我给全家人洗衣服吧。”听到13岁的儿子生平第一次主动提出要洗衣服,侯菊芳心里一暖。“去玩吧,乖,你再长大些,妈妈就让你洗。”儿子坚持要洗衣服,侯菊芳就笑看着儿子忙碌。“一家人的衣服,儿子认认真真全给洗完了,我当时感觉孩子真是长大了,谁知一切都是事出有因。”侯菊芳说。

吃完午饭,已经快1.7米高的崔鑫趴在父亲的肩头撒娇。常年在城里打工,已经生疏了和儿子如何亲近的崔俊来有些不习惯,一手推开儿子说:“都恁大了,要坐就好好坐。”

下午2时,午休起来的爷爷上厕所,经过孙子的卧室时,依稀看到孙子在屋里“站得很高”,老人推开房门一看,13岁的孙子竟然把自己吊在房顶,自缢了。

少年遗物泄露自杀原因

“从上个学期,他就让我给他写地理、历史和英语……他在厕所打我,让我站在尿坑里,我不肯,他就打我,请老师让小波(化名)走,他在一天,我就不能安心上学……我没资格让他转学,可是他天天打我……”

——摘自崔鑫“给毕老师的一封信”

听到老父亲的呼喊,匆忙赶到的崔俊来一把抱住儿子,缓缓从绳套里取下,放在床上,笨拙地做起人工呼吸。3分钟后,村卫生所的医生赶到。医生的一句“人不行了,瞳孔已经放大”让崔俊来脑子嗡的一声,整个人瘫软在地上。“他爸妈常年不在家,孩子天天跟着我,虽说有些内向,但人很懂事,也从来没听他说过有啥不开心的事情,没见他有什么反常举动。”75岁的奶奶王秀英说起小孙子忍不住掉下泪来。13岁的孩子转眼间逝去,一家人抱头痛哭之余,却怎么也想不明白原因。

将儿子下葬后,崔俊来整理儿子的遗物,一封夹在书本里的遗书和一封写给班主任毕峰的信让他和妻子侯菊芳读后心如刀割。“那封写给老师的信没有落款日期,儿子也始终没有寄出。内容通篇说的都是自己如何被同学小波(化名)欺负,不仅要天天帮别人写作业,还经常被打骂,希望能让那位同学转学。”崔俊来说,这都怪他平时关心孩子少。

事情发生后,崔俊来脑子里总会蹦出一个念头:“如果我陪伴着儿子一点点长大,和他能经常交流、谈心,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

有一件事侯菊芳总是耿耿于怀:“在鑫鑫离去的前一天晚上,他跟我说不想上学了,总被同学欺负,我当时没在意,只是劝他要好好读书。”儿子离去的时间在侯菊芳眼里有另一层意义:“过了周日,就又是周一,对于还要去学校的命运,孩子不愿意再去面对了。”

认为学校失责,家长想讨说法

“事后,我从学校辗转拿到了儿子和小波的作业,从小波的作业本上能清楚看到有两种不同的笔迹,其中一个就是我儿子的。”

 ——崔俊来疑惑地说

得知孩子在学校所受到的“折磨”,崔俊来内心痛苦的同时认为学校在此事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崔俊来说,作业本上长时间有两种笔迹,老师为什么没有看出来,孩子在学校经常挨打,学校为什么没有及时发现并制止?在村里干部的协调下,崔俊来在事发后第五天意外收到了学校的8000元钱,“当时学校让我们在一份书面材料上签字,内容是孩子上吊自杀,致死,学校出于道义援助给家长8000元钱。”

4月22日下午2时,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来到崔鑫生前就读的学校——新乡县大召营中学。在学校紧闭的校门外,门卫告诉记者,需要先向领导请示方能进入学校。截至记者下午6时离去,该校领导始终没有露面,放学的学生也都以“不知道”为由匆匆离去。

河南豫北律师事务所耿岭喜认为,学校对于学生的管理和教育有瑕疵:第一,学生在学校经常被欺负,学校没有及时发现;第二,学生长期被强迫替别人写作业,笔迹不同,老师并没有发现并且制止。虽然孩子作为未成年人,父母是其首要的监护人,但从其自杀的诱因来看,学校应当承担相应的管理责任;而作为“欺负”崔鑫的小波,只要能证明事情属实,其家长就应当承担一定的补偿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463)|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