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湾河畔

—— 布衣教育工作室

 
 
 

日志

 
 

禁补令载不动"应试教育"之愁  

2016-11-18 08:22:50|  分类: 茶余饭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禁补令载不动"应试教育"之愁

   

     【题记】:北京市教委、北京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日前下发通知规定,11月10号到12月31号,北京将开展公办中小学校和中小学教师校外有偿补课问题专项检查。这次检查范围包括:公办中小学校、教研机构及校外教育机构;公办中小学校、教研机构及校外教育机构在职教师;存在违规行为的校外培训机构。(11月13日中央广播电台)


   有偿补课误导了孩子的学习惯,加重了孩子课业负担与家长的经济负担,北京市教育部门发布禁补令,不仅要求学校校内不搞有偿补课,还禁止教师在社会培训机构有偿补课,并明确了教师和学校的违规责任。教育部门给学生减负的初衷美好,措施详细。但是,仅凭一纸通知,教育部门就能刹住补课歪风,落实禁补令吗?

禁补令载不动应试教育之愁 - 江淮布衣 - 马湾河畔     其实,对于禁止补课的问题,《中小学教师职业行为规范)》早有规定,教育部与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对此三令五申,禁补令年年发。《行政许可法》对行政事业单位收费有严格的管理规定与程序要求,教育收费必须有法律依据。中小学校,本是在公共财政支撑下的公益事业,更应该执行严格的收费政策。但是,一个尴尬的现实是:“素质教育讲得轰轰烈烈,应试教育干得扎扎实实”。从教育部到地方教育部门,禁补令年年发布,但是假日补课涛声依旧。学校不集体补课,学生可以到校外补课;吃财政饭的在职教师不补课,离退休教师与编外教师在社会培训机构补课,大学生做家教,教育部门管得过来吗?

  在教育评价体系不完善的现实条件下,学习成绩是一名普通学生升学的通行证:考试成绩的好坏不仅直接关系学生的前途和命运,而且也是老师难以摆脱的紧箍咒。学生的学习成绩,还是教育部门对学校,学校对老师,家长对学校进行评价不可或缺的硬指标。特别是毕业年级学生,功课任务更重。学校不补课,抓学生成绩,家长能答应吗?

  不可否认,禁补令落实难,有学校与老师追求补课经济的因素。但是,换个角度看,即便学校慑于禁补令的威严,不在校园补课。即便在职教师在中介机构、补习场所有偿补课和有偿家教,都在教育部门的整治范围之内。如果学校和区教育部门不作为,仅凭市级教育部门明察暗访,查处起来并不容易。有教育专家曾感慨说:当前补课泛滥,一方面,牵涉的学校与教师太多,法不责众。另一方面,在考分决定一切的现实下,教师不想补,家长也要追着补。曾有学校因为暑假停止补课被家长投诉。

  当下,家长普遍望子成龙心切,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家长一方面削尖脑袋为孩子择校,另一方面会给孩子套上刻苦学习的紧箍咒,补课俨然成了家长的救命稻草。他们根本不会让孩子节假日(特别是寒暑假)“闲”着。有的家长假期没有精力教育孩子,他们认为把孩子交给学校比“闲”在家里上网打游戏要放心得多。即便学校、老师不补课,他们仍会为孩子请家教或者让孩子参加各种补习班、兴趣班。禁补令载不动应试教育之愁 - 江淮布衣 - 马湾河畔

  即使某个班级、某所学校、某个地区假期不补课,也难以改变考试指挥棒的方向。如果说假期补课剥夺了孩子的休假权、异化了师生关系的话,孩子升不了学,或者家长需要付出高昂的择校费,岂不是另一种伤害?在优质教育资源尚未大众化的今天,孤立谈禁止补课理想丰满,但是现实骨感。

  在我看来,教育部门不仅要下达禁补令,而且要言而有信落实禁补令。教育部门明察暗访、认真受理举报,对违规学校、教师启动问责程序,很有必要。更重要的是,当下的现实教育语境值得反思。如果政府改革教育评价手段、淡化成绩观念,合理配置教育资源,实现教育的均衡发展,营造公平教育环境。应试教育氛围被素质教育理念取代,有偿补课会逐渐失去生存土壤。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